追蹤
諸神的黃昏 destroying belief
關於部落格
  • 131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泰國政變後續的觀察和解讀


第一篇是杜念中分析的政變可能內幕
第二篇是他對政變的批判


泰國老王鬥垮剽悍總理

有人說這次泰國的政變像場家家酒,沒有開一槍,沒有流血,區區20幾輛韓戰時期的猛虎戰車,就推倒了戴克辛政府。曼谷的中年以上的市民對這次政變多少有點失望,因為和以往相比,這次政變味道差了許多。但是對國際觀察者來說,民主化的泰國,政變老早該進了博物館。如今坦克忽然開上街頭,令人錯愕不已。  
 泰國在20世紀以出產軍事政變著稱於世。但是1991年後,政變久不復見。有人認為全球化的風潮席捲泰國,各種自由化措施,造成了中產階級的壯大,軍人角色日漸削弱。冷戰結束後,泰國外來威脅驟減,內部則是共產黨式微,軍人在政治領域中的影響力大幅縮水,只能以宣示做好職業軍人,爭取社會的認同。這次政變的發難者宋提就是職業軍人,平常看不出政治野心。總理戴克辛曾提拔過他,賦予他剿平泰南穆斯林反抗軍的任務。本身為穆斯林的宋提即便在如何處理穆斯林的問題上與戴克辛意見不合,但要是沒有更高的授意,大概也沒有膽量發動政變。  
 宋提曾批評戴克辛對泰王不尊重,他發動政變之後立刻獲得泰王的背書,現在組織過渡政府考量總理人選時,王室的影子又隱約可見。沒有任何直接證據可以證明泰王蒲美蓬在幕後指使,但是各種跡象都指向蒲美蓬與這次政變關聯密切。

國王人馬促成政變  
 泰國自1932年以來就是君主立憲的政體,但和英、日及許多歐洲君主立憲國家不一樣的是,歐日國家的君主只是虛位元首,而泰國國王卻始終對政治保持隱而不彰的影響力。泰王對政治的影響並不透過政府政黨體制,而是在現存制度之外建立無形的關係網。親王室的人分布在中央文官系統、地方政府、軍方、政黨和民間企業,這些人心向王室,王室也透過這些代理人發揮它的影響力,微妙地貫徹他的意志。
 但自從戴克辛上台後,總理辦公室與王室的衝突就不斷發生。戴克辛野心勃勃地建立遍布各地的泰愛泰黨支部,且調動軍中人事,培養親信。更重要的,戴克辛與泰王一樣,努力建立以自己為中心的關係網,和王室不斷競爭摩擦。現年78歲的蒲美蓬登基已60年,正面臨交位問題,在戴克辛咄咄逼人的形勢下,自然感到威脅。
 戴克辛執政5年間,王室多次把因與戴克辛意見不合而遭罷黜的官員,調到王室所屬的樞機院擔任顧問,也把批評政府的官員召到左右。王室與總理的關係緊張由此可見。2005年初,泰王老親信、擔任過多年總理的元老政治家普瑞姆,公開批評戴克辛對泰南穆斯林的鐵腕鎮壓,敦請總理接受泰王的建議,對泰南改採寬容政策。
 戴克辛隨後成立全國和解委員會,但這委員會幾乎全為國王人馬,儼然變成第二個政府,且公開和戴克辛唱反調。2005年6月戴克辛在連任之後,立即對南部3省頒布緊急狀況令,形同戒嚴。這是戴克辛對王室最明顯的反擊。雙方關係進一步惡化。今年6月,在大規模反政府示威下,戴克辛向泰王保證,為了社會免於繼續分裂,他決定不尋求連任。但是幾個月下來沒有任何跡象顯示將來戴克辛會淡出政壇。
 11月大選即至,如果沒有意外,戴克辛一定再度連任總理。反戴克辛的勢力再不採取非常手段,就沒有機會了。千萬不要以為發動政變的宋提將軍有什麼救國救民的偉大願景,國王人馬的幕後運籌才是政變成功最重要的因素。


再好的政變都傷害民主
泰國自1932年採取君主立憲政體以來,總共發生過18次軍事政變。對於一個沒有外患,嚴重內亂的中立國軍隊來說,發動政變幾乎成了軍隊的主要工作,在國內、國際都惡名昭彰。  
軍隊歷次發動政變的理由都是堂而皇之,但是後果卻不堪聞問。這次政變的理由亦復如是,軍人誓言要驅逐貪腐政客,要推動改革,終結腐敗的政治。之後他們會舉行民主選舉,還政於民。  
但是充斥於泰國的裙帶政治和腐敗的官僚行之有年,並非始於戴克辛,軍方又有什麼辦法能夠迅速的扭轉乾坤,化腐朽為神奇呢?

應提改革時間表  
 如果軍方不能提出改革的時間表,拿出足以說服人民的策略,那證明了軍方只是藉反戴克辛之名,行奪權執政之實。這樣的私心自用必然遭致人民的反對。1991年發生的軍事政變,最後結果就是全民上街示威,要求軍人把民主還給人民。
 泰國社會目前陷入分裂,反對戴克辛的人無計可施,發動政變趕走戴克辛正好滿足了他們的願望。
但這充其量是用錯誤的手段達到「正確」的目的,手段不正最終會傷害泰國的民主,把泰國往回推50年。
 



就如同駱教常講的
就如同普通人算計自己的利益一班
政客不過是在自己的位置上面
對自己的政治利益精打細算
如果沒有好的制度和誘因來引導
那誰都容易做出傷害群眾
只圖謀自己利益的事
由泰皇幹的事
也看得出來
當皇室權利受到威脅時
置皇族權利於國家之上
那並不是19世紀的清政府獨有之年代久遠的腐敗
而是人性使然
即使到了21世紀
意圖鞏固皇權
毀滅國家人民利益的反民主做法
如今就活生生的演在大家的眼前

毀滅一個制度很簡單
造出一個制度很困難
中華民國開國到現在
也接近100年了
除了一個孫文之外
其他由袁世凱以降
段琪瑞
蔣中正
哪一個建立制度過了?
沒有
每一個都只想按自己的想法幹事情
制度不符合他的意
就毀憲
就革命
就亂搞
搞了100年
到現在施明德和那群穿紅衣服的笨蛋
到現在還在幹相同的事
基本上我在笑泰國香蕉國時
我其實也感到蠻可悲的
台灣大概是芭樂國
比香蕉國高明不到哪邊去了
比香蕉國子民更遭的是
香蕉國的國民如果用峱一個字含蓋
那有些芭樂國的國民
連峱都算不上
只能用【廢】一個字來形容
也就是借用尼采的說法
那是一種精神上的衰頹
當你達不到你目標的時候
你藉由一種類似膜拜偶像的方法
【捐錢】
用捐100元來祈求別人代你達到目的
這種人簡直廢物到一種極點
比那些穿紅衣服去遊行的人
還要可悲
跟上教堂買贖罪券
上佛廟捐香火錢
有什麼不同?

我常常笑左派
因為他們的分析都建立在美好幻想
人性本善的錯誤假設上
這種方法
來牧民
搞共產黨專制不錯
民主制度不能這樣教
一定要右派
要讓你先把眼睛打開
先知道【人性本惡】
政客的智力和能力
並不會比人民高明到哪邊去
他們並沒有什麼多偉大的救國救世的理想
他們只是盡本分的做好他們的成本效益分析罷了
這樣子想
你就不會把政客太高估
他們做蠢事的時候不會太難過
他們正義凜然時
你不會太感動
在沒有太大的情緒波動時
你就能清楚看透他們的想法
他們美麗言辭後面包裝的利益
而不會愚蠢的將自己的希望
寄託在一個政客身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