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諸神的黃昏 destroying belief
關於部落格
  • 130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務虛與務實


所以難得一個人跑到外面
坐在廣場上吃著午飯
吃著吃著
突然跑來一個日裔美國人
(我猜的,不過他一臉寫著我是日本人的樣子)
手拿一張單子
在我吃飯的時候遞了過來
要我簽名支持
第一
我覺得人家在吃飯的時候
你突然過來打擾實在令我很討厭
第二
我用眼角瞟了一下
上面寫著【NO DEATH PENALTY】

我看看他
搖搖頭
直接跟他講
【No, thanks. I support the death penalty and I think somebody just should not be forgiven.】

這句話
大概把他嚇壞了
他看著我
剛好我也吃完飯
把東西一丟
去買咖啡
回程經過他們那群人時
他們幾乎停下來瞪著我看
好像看到鬼一樣

我其實不是說覺得一定要把人送上電椅才甘心
更進一步說
如果我們檢驗美國的死刑人數
即使那些有死刑的州
基本上執行死刑的人數
早就大幅下降
非到萬不得矣
是不會判處死刑的
既然如此
那死刑又何必一定要廢除不可呢?
更進一步說
某著程度來講
我只是覺得
這樣的活動
基本上都是太務虛了
對於整著社會
付出的成本很大(遊行,抗議,遊說,立法)
得到的效益很低(因為基本上很少州真的在執行死刑了)
只能得到一種名義上滿足罷了
我對於務虛的事情
大概都興趣缺缺

我的政治觀念
基本和韓非子很像
也就是要【務實】
國富民強是第一要務
務實才能看清自己的強弱
知道什麼是可以做
什麼是不可以做的
務實才知道用什麼方法
成本最低
效用最大
虛的東西
大家講一講
樂一樂無所謂
但是不要真的耍白癡去做
說到務實
韓非子【外儲說左上】裡面有個故事
徹底的表現了韓非的務實主義

宋 王 與 齊 仇 也 , 築 武 宮 。 謳 癸 倡 , 行 者 止 觀 , 築 者 不 倦 , 王 聞 召
而 賜 之 , 對 曰 : 『 臣 師 射 稽 之 謳 又 賢 於 癸 。 』 王 召 射 稽 使 之 謳 , 行 者 不 止 , 築 者 知 倦 , 王 曰 : 『 行 者 不 止 , 築 者 知 倦 , 其 謳 不 勝 如 癸 美 何 也 ? 』 對 曰 : 『 王 試 度 其 功 , 癸 四 板 , 射 稽 八 板 ; 擿 其 堅 , 癸 五 寸 , 射 稽 二 寸 。 』

他說
宋與齊有仇
宋王找工人築城牆
順便找了歌手【 癸 】來唱歌
一唱起來
行人紛紛停步
築牆工人不知道疲憊
宋王很高興
賞賜他
癸說【我老師射稽唱歌的功力更高 】
宋王很高興
趕緊招射稽來唱歌
射稽一唱
行人紛紛走避
築牆工人聽完累得要命
宋王對癸抱怨:
你說得不對吧
應該是你比較會唱歌啊
癸說:
不不不!!
如果您檢驗一下就知道了
我唱歌時
築牆工人築了四板牆
但我老師唱歌時
築牆工人築了八板牆
我唱歌時築的牆
能被敲進去五寸
我老師唱歌時築得牆卻很牢固
只能被敲進去兩寸

很明顯的
韓非的故事透露了
韓非對於藝術的看法很簡單
只有有益於國家民生經濟的藝術
才是好的藝術
無益於民生經濟的東西
都不是好藝術

我當然沒有到那麼極端
不過
我也是很實際的說
這才是當政者應該要做的
要用務實的態度
來面對事物

例如阿扁最近要推正名制憲
你聲望最高的時候不推
現在連18%都不到
才說要推
那根本就推不成
是在推假的
那就是務虛
喊爽的
嘴炮王一個

例如說台商去大陸投資
你要想辦法創造出誘因
讓他們回來
例如很多的商品
明明在台灣製造
但是還會回日本過水
然後銷到美國
為什麼?
因為日本過水完
可以打上Made in Japan
外銷價格水漲船高
台灣政府也應該從這方面去著手
想辦法創造出誘因
讓台商回流
不是搞個查緝台商投資的無用法案
既不能到對岸去查
只是擺在那邊好看
意義在哪邊?
對深綠那群白癡交代?
你以為深綠不支持你
還能投誰?
寫那種法案
除了打手槍讓深綠自己爽之外
一點用都沒有
那就是務虛
沒有意義的

當人民對於你的經濟政策和行政能力
越來越不滿
你行政院長上台端出來的菜
叫做【拼治安】
還用民調來決定去留
這也是務虛
代表你民進黨中央和真正民意已經有很大的落差
抑或是
你已經不知道怎麼去了解民意了

這些政策
都要付出或多或少的成本
問題是
他得到的利益回報很低
完全沒有任何幫助
這樣的政策或是宣示
說真的
少提一點比較好
多提多丟臉的罷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