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諸神的黃昏 destroying belief
關於部落格
  • 131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十年後再見


很多是法律背景的朋友
對這起訴書很不滿意
問我的意見
老實說
我沒有詳細看過
即使
很多念法的人
都挑毛病的說這起訴書
這邊有問題
那邊有問題
blah…blah…

說實話
我也不認為有詳細深究的必要
第一
我不是念法的
因此我可能也看不懂
我也相信
沒有十全十美的起訴書
除了犯下像希特勒種族清洗的罪名之外
起訴書一定有漏洞
光抓漏洞並不能證明自己無罪
證據才能證明自己無罪
當檢方提出證據
說你的發票有問題時
這時候你要用其他證據說服我
說錢是到哪邊去了?
阿扁說錢是用於搞祕密外交
其實從阿扁的行為模式
我們早就發現
這並不是真正為外交
只是把過境當外交
跑到國外批評台灣政局
把外交當選戰工具
因此才要靠私人關係建立祕密管道
但是這種靠私人關係所組成的政治

正是標準裙帶資本主義的特徵
更是貪腐的最大溫床

第二
總統夫人被起訴
總統應不應該下台這樣的問題
是政治事件
不是法律事件
居泥於法律條文
其實沒有太大的意義
因為
即使一審判定
無罪開釋
又如何?
民進黨的支持者就會紛紛回籠嗎?
我看是不會
因為阿扁總統的尊嚴和信用
早就在他自己一分一分的耗損中
消耗完畢
沒有了
我對他最後的信任
已經撐到算很後面了
我可以忍受陳哲男的貪腐
但是當他宣示【有拿禮券就下台】時
我還相信他是有擔當的
當他改口變成【有直接拿禮券就下台時】
他就已經失去我對他的尊重了
失去尊嚴和信用的總統
即使贏了官司
又如何呢?

就如同司馬文武的論述
【 總統的刑事豁免權,是為了總統的尊嚴而設計的,表面上總統免於被追究刑責,實質上要總統自己知所進退。它建立在一個前提上面,那就是總統都是有高度尊嚴的人,如果覺得尊嚴受到嚴重損害,不受人民信託,無法治理國家,那麼不必等待法律,自己就先走路。它不是特權的保護傘,而是給總統留個樓梯,讓他下台的姿勢不要那麼難看。
民主國家的領導者一旦遭遇起訴,均會放棄豁免權,自動辭職。只有第三世界的獨裁者才會負嵎頑抗,以百姓為芻狗,激起社會動亂以求自保。】

我雖然不是民進黨員
不過我對於民進黨算是相當友好
可是
即使我再怎麼支持台獨
我還是認為
民主比台獨更重要

民進黨如果在五月趙建銘一案發生
就處理掉阿扁
說不定還有重生的機會
2008年政權保衛
還大有可為
本土政權還有延續的機會
可惜的是
整個民進黨和支持者
都被阿扁綁架了
看來
我們大概要對民進黨說再見了
十年之內
大概都看不到民進黨東山再起的機會

事實上
民進黨已經不只是貪污腐敗的問題
民進黨最大的問題
是整個民進黨的理念和做法
已經和世界與社會脫節
和現實脫節
近二十年來
整個世界都發生巨大變化
不論是政治認同
經濟運作
社會規範
都出現了新的變化
新的定義和新的運籌方式
整個民進黨卻依然在緬懷著美麗島的精神
期待著轉型正義的來臨
還在往後看
對於新的世界
一點都沒有興趣
也一點都不知警惕
被淘汰
只是早晚的事
阿扁事件
只是幫助民進黨早日面對問題
可惜的是
現在看來
民進黨人並沒有發現問題的癥結
還有人希翼藉著重新找回美麗島時期的理想和價值
來反省和改革
說真的
這樣的改革
打打手槍很爽
卻無補於實際
看來民進黨的漫漫長夜
才剛要開啟
而現在民進黨臺面上的人物
似乎既無警覺
也無能力應付著漫漫長夜的漫長改革之路
十年之後
我們還見得到民進黨嗎?
說真的
我也不知道



PS
我算是很不懷舊的人了
不過這幾天
連續寫了這幾篇關於民進黨的文章時
常常會在腦袋中響起這首歌
不知道為什麼?

愛要怎麼說出口 - 趙傳

     叫我怎麼能不難過
     你勸我滅了心中的火
     我還能夠怎麼說 怎麼說都是錯
     你對我說 離開就會解脫
     試著自己去生活 試著找尋自我
     別再〔何必〕為愛蹉跎

   #〔只是〕愛要怎麼說出口
     我的心裹好難受
     如果能將你擁有 我會忍住不讓眼淚流
     第一次握你的手 指尖傳來你的溫柔
     每一次深情眼光的背後
     誰知道會有多少愁 多少愁

     叫我怎麼能不難過
     你勸我滅了心中的火
     我還能怎麼做 怎麼做都是錯
     如果要我 把心對你解剖
     只要改變這結果 我會說我願意做
     我受夠了寂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