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諸神的黃昏 destroying belief
關於部落格
  • 131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雜談(2)



陳與義的《傷春》
雖然春天尚遠
不過民進黨的明年春天
應該就是這個寫照吧
 
廟堂無計可平戎,坐使甘泉照夕峰。
初怪上都聞戰馬,豈知窮海看飛龍。
孤臣霜發三千丈,每歲煙花一萬重。
稍喜長沙向延閣,疲兵敢犯犬羊鋒。

不過
民進黨可能更慘
連敢犯犬羊鋒的疲兵
現在大慨謝長廷之外
一個都沒了
派游笨牛
應該也是牛入虎口吧
民進黨現在剩下游笨牛和牛頭犬王世堅
兩大招牌之外
已經沒有人了是吧
想不到一個人才濟濟的黨
現在是【蜀中無大將,游、王當先鋒】
感覺怎麼和國民黨當初要倒之前的大先鋒----蔡璧煌
蠢笨的不相上下


說實話
當民進黨策士應該也很可憐的
北高市長
謀劃了半天
一切好不容易看起來像是有點氣候
結果
碰!!
上頭出了個包
大家一起大澇賽
民進黨應該搬個
【一個包,兩個包,三個包,四個包,五個包】
【五包獎】給阿扁一家子
歡迎大家收看
【阿扁這一家】主持的【五包獎】

除了想到這首詩之外
我還一直想到一個故事情節中的一段
那就是【銀河英雄傳說】中的一段劇情
【要塞對要塞】

故事大概是這樣
銀河帝國自從被同盟第一智將楊威利
用計謀奪走了 伊謝爾倫要塞-銀河帝國最重要的軍事據點
整個攻勢就處於十分被動的狀態
後來
銀河帝國軍科學技術總監的胥夫特技術上將
發明了要塞時光跳躍的科技
決定要將另外一個要塞【禿鷹之城】
傳送到伊謝爾倫要塞前面
當初萊因哈特打得算盤是
趁楊威利被同盟喚回時刻
趁隙將禿鷹之城傳到伊謝爾倫要塞前面
直接跟其對毀滅性對撞
這樣就可以直接打通進攻同盟的要道
可惜執行命令的坎普上將
是個莽夫
不懂得萊因哈特的用意
一直想用正規的要塞對轟戰術
來取勝
結果將戰事拖長
楊威利緊急回到要塞
看破禿鷹之城的弱點
將其擊敗

基本上
現在的阿扁就是禿鷹之城
與其拘泥於打官司
一審二審
那都無濟於事了
民進黨2008的戰役
眼看不保
阿扁應該要有犧牲的決心
要知道
特支機要費這種東西
大家都亂用
你幹脆趁機把藍營的大頭
例如用機要費養狗的馬英九
一起拖下去死
雖然養狗和買鑽石
社會觀感差很多
不過
違法就是違法
如果能發揮要塞對撞的功用
也不失是阿扁最後的功用
不然
我也不知道你們一家子
除了切腹謝罪之外
還能怎麼辦了?


最近
我朋友很感慨的對我說
【你去念這門學科
不知道對你到底是好還是不好】
我滿頭霧水
他表示
因為我本身已經是個右派又傲慢的傢伙
如果沒有來受到這種社會科學的訓練
可能會更傲慢
更無理取鬧
從這個角度
應該是好的

但是
我來念這個學位
因為也是門右派的學科
我念起來得其所哉
完全合理化了我的傲慢和偏見
看起事情來
就更不容易從所謂的【較為人性】的立場來看
加上我又是個【喜歡傳道】個性的人(不然幹嘛來寫blog?)
這點看起來
似乎也不是件好事

有人宣稱
很多經濟學者自己可能心底也不相信經濟學?
我不知道別人怎樣?
我自己是不相信的








我喜歡經濟學
是因為他的學問剛好合理化了我所有的喜好
所以我學起來很快樂
雖然解數學模型時常常很想哭
不過
解數學和看一堆樂樂長不知所云的論述
那我寧願常常想哭算了

其實我個人覺得這樣還不錯
至少不會有認知失調
學了半天
又不相信
其實
我覺得這種人
怪可憐的
像有人相信聽搖滾樂可以革命
或像我有個朋友
去一夜情
結果隔天醒來
發現當晚醉了
忘記帶保險套
趕快去買兩顆消炎五百的消炎藥吃
因為他相信消炎藥可以殺死愛滋病病毒
這些我們看起來都會覺得很好笑
不過
至少他們相信
相信自己做的選擇
對自己選擇負責
是當個現代人應有的基本認知
連這一點都沒有
實在很可哀

伏爾泰(不確定)說
【沒有所謂運氣這回事。一切無非是考驗、懲罰或補償。】

只有對於自那些不能對自己的選擇負責的人
才會責怪運氣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