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諸神的黃昏 destroying belief
關於部落格
  • 130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大學生該像啥?



【成功嶺之歌】
國旗在飛揚,
聲威浩壯,
我們在成功嶺上,
鐵的紀律使我們緞鍊成鋼,
愛的教育,
記我們心靈滋養,
驚奇、震撼、緊張,
替生命開礦,
團結合作創造,
讓智慧發光。
風雲變色,
世界動蕩,
我們在成功嶺上,
擔當國家興亡,
衝破驚濤駭浪,
靠我們自己的堅強力量,
永遠奮鬥前進,
永遠奮鬥前進,
迎接反共人心的歸向,
踏上成功之路,
踏上成功之路,
高唱勝力交響的樂章。

以下是MP3
不會唱的可以聽下
click here

這是所有我會唱的軍歌當中
我覺得最好聽的
很可惜的是
當我的高中大學同學
跟我講說
他唱這首歌
每次唱到【 風雲變色,世界動蕩,我們在成功嶺上,擔當國家興亡 】
他都會激動的流眼淚時
我就失去唱或聽這首歌的慾望了

最近收到一封信是這樣講的


「當各位大學剛畢業
通常都會覺得自己什麼都懂
等到念完碩士
才會發現自己什麼都不懂
等到你跟我一樣念博士的時候
你才會發現
其實大家都不懂」

(摘自您的"通往地獄之路"的虧小左派題外話)

請容我向您說一聲:「太經典啦∼∼∼!」

只是想說您寫的太好了而已...
其實一直都有經典名句產生,只是這句感慨特深
所以決定打破長期潛水的原則,決定一定要寫封信道謝(?)!
尤其是上了大學後感慨比之前更深...
為什麼大學生感覺越來越不像大學生了呢...


我看了看
愣了一下

如果大學生越來越不像大學生?
那會像什麼呢?
反過來講
那一個社會中理想的大學生
應該要像什麼呢?

我是個六年級生
我們大學的年代
是個接續在五年級後面
承接在七年級前面的年代(廢話兩句)
我們那個年代沒有五年級的悲壯
也沒有七年級的自由
那是個舊時代的尾巴
新時代還濛濛不清楚的灰色
所以我的朋友大概有兩種
一種承繼了五年級生的救國救民的激昂
懷抱著濟世理想
企圖改變社會【衰敗】的一部份人
還有另外一部份
就像我一樣
本身就是社會【衰敗】的一部份
我大學最大的心願
是將來開妓院或開酒店
有女人可以玩就不會不知足的侏儒

我在我那個年代
被所有的老師和長輩評為【最不像大學生的大學生】
因為我既沒有大志(其實有,就是開個酒店連鎖,現在這個夢想已經被金錢豹實現了)
也不用功
我只做我有興趣的事
在我大學的年代
我大概只做了幾件事
一件就是大量的閱讀自己有興趣的東西
另外一件就是跟女人廝混
我既沒有什麼偉大救世救國的情操
也對那些懷有偉大情操的同學
抱持了某種的敵意
在我的觀點裡
五年級那些理想
早就藉由他們的努力和行動
開花結果了
體制慢慢的開放
現在是六年級
一個開放的多的年代
為什麼還會有很多人悲壯的像是天安門事件完畢的愛國人士?
這也是我聽完我同學
說他聽到這首軍歌會掉眼淚時
我就再也不想聽了

不知道該怎麼說
我對於那些五年級的學運人士
心中的某一部份
保存了對他們相當的敬意
因為他們種了樹
我們乘了涼
我們從他們身上得到免費的利益
但是
我卻無法對那些抱持相同看法的同輩的朋友
有任何的認同

更有趣的是
當我在十年之後回想那段大學時光
或看看那些曾經抱持了偉大情操的同學
我發現
懷抱偉大理想
只是讓你當時看起來比較cool
看起來比較上進
並不會讓你將來真的與眾不同
或真的比較卓越

後來我來到美國
在大學當助教授課
和大學生聊起來
美國大學生最常幹的事
大概是【幹炮、喝酒、開party】
台灣現在大學生怎麼樣
我不知道
不過
頂多就跟美國一樣吧
我好像也沒聽過美國人抱怨大學生什麼
因為現在的年長的一輩
他們的大學生活
好像也是一般的【荒誕】(如果非要用道德性字眼來描述的話)
更進一步來說
【過得不像大學生】的人越多
並不是件壞事
某個方面來說
每個人都只針對自己有興趣的事
對其他事漠不關心
其實是社會進步的象徵
因為我們不再需要集體去打破什麼
來免除悲劇的來臨

立志救國救民的大學生
沒有什麼不好
不過
立志開酒店的大學生
也沒有什麼不好
如果我們能將這兩種大學生
齊觀來看待
那會更好的
大學生應該像什麼?
我不知道
不過
如果一個社會遺忘了對【正當大學生】的刻板印象
拋棄了大學生要救國救民的偉大期盼
割捨了大學生要堂堂正正的奇怪幻想
那這個社會
應該會更可喜可賀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