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神的黃昏 destroying belief

關於部落格
  • 1307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Emotional



美國的葬禮很簡單
安靜
隆重
它留給人們一個空間
因為
那是一個人的逝去
人類最深層的悲哀
不論你用多少了眼淚
用多少的哭啞
都無法表達失去親人者
內心最深層的悲痛
那種悲痛
只有經歷者可以體會
別人是無法代量的
也就是因為這個悲痛太深層了
所以反而要用簡單的方式來表達
因為再多的儀式
致詞
鮮花
都無法挽回一條生命的離去

然而
這樣深層的悲哀
如果硬要換用一種【悲愴】的方式來表達
例如台灣的葬禮
失去親人很悲哀
卻必須要悲哀的讓全世界都知道他很悲哀
所以他不只哭到驚天動地
還雇用【孝女白瓊】來拿著麥克風來幫他哭
或許他真的很哀傷
真的很難過
真的很痛苦
但是他表達的方式
就會讓整個畫面就會看起來很荒誕
甚至矯情

在講完上面那段話之後
來回答一些人對我的質問
事實上
我並沒有否定胡市長夫妻的鰜鰈情深
我希望胡夫人好過來的期盼
並沒有比各位少
甚至我聽到胡夫人要截肢時
我甚至難過的眼淚差點掉下來
因為
我很難想像一個那麼優雅的女人
失去一隻手之後的生命
是多麼可淒的悲劇

但那並沒有改變那個幾分鐘記者會
是一場荒謬的事實
甚至
我更想問的是為什麼台灣的政客
必須要用這樣的方式
來表達他們的悲痛?
必須要用抱著老婆上下輪椅
來表現他們的愛意?
就如同為什麼台灣的葬禮
必須要這樣的荒誕
來表現悲傷一樣?
甚至我必須要說
是什麼要的因素
讓整個台灣的公眾人物
必須要用非常emotional 的面孔
來面對這個社會
當胡市長面對媒體
很傷心的說
「請大家救救我太太,拜託!好嗎?」
我不知道為什麼
本來很難過的心情
突然就差點笑場
因為
我不知道如果我在現場
我應該要怎麼回答他
跟著他一起掉眼淚嗎?
還是對他說【好的,一切包在我身上】

我日本朋友來台灣後
跟我講
台灣的電視新聞好好看
以他明明聽不是很懂中文的日本人
都覺得台灣人在面對鏡頭時
表現出來的那種張力
和政客表現出來那種聲嘶力竭
張牙舞爪的氣勢
頗具戲劇性
和日本的政客那種即使憤怒
都彬彬有禮的克制不同
說實話
說者無心
我這聽者有意
感覺起來
台灣這些政客面對鏡頭時
那種過度emotional的反應
和美國那種低級的脫口秀
找劈腿男女上電視大打出手
大家看樂子的節目
其實不相上下

真正的愛
真正的恨
真正的情與仇
都是很深層的東西(deep)
當一個很深層的東西
用一種很shallow的方式來表現
那整個畫面
就會顯得荒謬而矯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