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神的黃昏 destroying belief

關於部落格
  • 1307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政治的虛幻與實際


說他虛幻
其實政治賣的是熱情
商品的差異無他
每個政治人物
台面上看來及之也溫
望之儼然
其實腦袋空空的多
大家都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其實都是同質商品
因此
必須要靠一些奇怪的包裝
手段
來作市場區隔

但是說政治虛幻
也不是那麼虛幻
至少
他的價格是由非常明確的由【市場】來決定的
因為多獲得一票
你的【利潤】就高了【一元】
每多一票就會讓你的邊際效益增加一
只要民主市場的機制存在
政黨就得想辦法來獲得更多的選票
希望更多人來【採買】你的商品
這些商品包括了你提名的【候選人】等等

也因此
想辦法提出【政策】【包裝你的候選人】【辯論】
來獲得最大利益
就是一個政黨必須要考量的事情
也就是
為什麼有人會要提所謂【第三條路】【中間路線】
真的有這些東西存在嗎?
其實我很懷疑
可是
重要的是
這種東西有賣點
可以囊括更多的選票

我小的時候
有一次
看到我父親和他的死對頭
又是喝酒
又是擁抱的
還有他的政敵樁腳
在路上看到
又是寒暄
又是哈拉的
看了很奇怪
我忍不住問他
他對我說
【因為這就是政治】
他的理由是這樣的
你這次選舉
就算得票55%好了
但是每個投你的人
都對你有所求
就算你拼了命做
也不可能滿足每個人的需索
必然會得罪某一些人
例如有3%
這些人可能因此離開
不投給你
然而
相同的
你的政敵也會有同樣的問題
只要你能從政敵那邊得到多過離開你的人
例如5%
你就能夠繼續連任

所以他有個理論(只適用沒有連任限制的民代)
看一個民代將來會不會大尾
要看他第二次選舉
台灣有很多一任民代
第二次連任就掛掉了
或是有很多民代
第一次選票很高
第二次
一下子票就掉下來了
即使當選
這種民代也當選不了第三次
因為從他的票數趨勢
就知道他無法掌握這樣的道理

更進一步說
政敵或許可恨
但政敵的支持者並不可恨
或者說
你不能恨他
如果你恨他
你永遠都不能長成大樹
你的票永遠只會往下掉
當你把所有政敵的支持者
都當成死敵
你已經拋棄了自己的利益和生路

所以我說
如果民進黨還想成長
還想維續本土政權
民進黨要學會不要恨政敵的支持者
民進黨要學會用北京話上call-in節目
要告訴他們你們的政策
和說服他們
吸收他們

有人寄email給我
告知我
我被深綠網站公幹的事
那網站還譏評我
說和我往來的人大概有問題
還說這都是看蘋果日報的結果
批評我可以
譏評我的朋友
其實就有點讓我覺得無奈了

整個民進黨在政治面被深綠綁架
經濟面被左派綁架
不論是深綠或左派
他們比較擅長的是鬥爭
卻不精通選票利益的計算
將政敵的支持者往外推也就算了
連不同意見的支持者
都往外推
難怪民進黨現在越來越小

我其實更無奈的是
難道阿扁當完整個任期真的那麼重要嗎?
如果阿扁多做兩年的代價
是民進黨要倒下去10年
這真的是你們願意付出的成本嗎?

我常說
台灣太多人都太emotional了
如果這個國家的人總是要將情緒置於理性討論之上
甚至因為情緒的因素
來否定專業人才的專業知識(ps1)
如果連李遠哲(ps2)這樣的人
支持阿扁時
要被深藍扣帽子
甚至說他欺師滅祖(李敖的書)
反對阿扁時
卻必須要被深綠的支持者譏評他騎牆或是扣上其他的帽子
那我只能說
我對這個國家一點都樂觀不起來


PS1
讓我想到以前看過一件新聞
美國女權運動
抗議美國政府
將火箭做得很陽具一樣
是標準的【男性霸權思想】的象徵
跑去NASA抗議
結果科學家出來講話
【因為我們目前的科技只做得出這樣形狀的火箭,其他形狀根本飛不上太空】

這邊另外一則笑話則是剛剛出爐

319報告遭質疑 李昌鈺請真調會另找刑事專家調查
東森新聞報╱地方中心/台南報導 2006-11-23 19:56

319槍擊案真調會提出的第二份調查報告,指現場撿到的二顆彈殼大小不一,可能不是同一把槍打出來的,報告中同時質疑李昌鈺用彈道重建的技術,來測量土製手槍的槍擊熱區並不準確,李昌鈺則表示,他是根據證據講話,不用一直針對他提出質疑。

刑事鑑定專家李昌鈺應邀到台南成大演講,剛好真調會第二本調查報告出爐,提出槍擊案現場撿到的二顆子彈殼,大小不太一樣,而且其中一顆比槍管還粗,很可能不是同一把槍打出來的,質疑了李昌鈺的鑑定結果。

李昌鈺表示,「彈殼不會跑到槍管裏面,只有子彈進槍管,彈殼不進槍管,彈殼才能跳殼,假如彈殼進到槍管,那就會炸膛。」(哈哈,我快笑死了)

報告中並質疑用彈道重建方式,來找土製手槍的槍擊熱區並不準確,李昌鈺則認為,這是國際公認的有效方式,他也請真調會不要只針對他的鑑識結果在做反駁。

李昌鈺表示,「他們可以自己去鑑定,不必說一定要批評別人的鑑定書,假如是有國際專長的專家,他們可以做自己的鑑定報告,批判別人都很容易。

李昌鈺表示,他只單純的做鑑定工作,根據證據講話,背後牽涉到的動機和其它的調查,他不介入,也請真調會能另找刑事專家調查。



PS2
我對李院長非常的尊敬
那才叫知識分子的風骨
不論說話舉止
處理情緒
都well-educated
而且very civiliz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